碳化素

動物世界AU

(北美灰狼)白狼了X(非洲豹)黑豹作

屬於自嗨產物,邏輯混亂,不要在乎裡面動物怎麼完全沒有地區限制,非常迪士尼,就是些片段。

-----

1.

"吼─ ─ ─!"

"嗷嗚!嗚..."

雪地裡,發生了激烈的打鬥,令人震驚的,居然是一隻本不該出現在此地區的黑豹,而跟他打架的,是一隻體型比他還要大的北美灰狼,正確來說,應該是三隻,只是另外兩隻已經失去戰鬥力,躺在地上喘氣。

"滾!"把狼掀翻在地的時候,黑豹大吼著。

"嗚...你給記著!"打輸的狼瘸著腿,在同伴的攙扶下,緩慢的離開了。

"尊,你可以出來了。"遊作看著旁邊躲在草叢裡凸出的黃色毛球說到。

"啊,你怎麼這麼快就發現了啊,遊作。"他顯然沒發現問題出在哪。

"明顯是尊你完全不會躲藏啊,在我不在你身邊的時候,你到底是怎麼活到現在的啊。"聲音是在大獅子的鬃毛裡面傳出來的。

"啊,不靈夢,你怎麼這麼說啊,我還是很有自信可以在被發現的時候抓到獵物的呢!"

"不,我想問題不是這個..."一隻小獅子無奈的從鬃毛裡鑽出來。

遊作一邊理著凌亂的毛,一邊聽兩隻獅子的相聲,同時警惕的注意著周遭。

"遊作,你怎麼啦?"尊注意到了同伴的情緒不太對,歪著頭說道:"對啦!也快到冬天了,我們都要去草薙哥那裏過冬了,在晃下去,在還沒抓到獵物時就會先凍死啊,遊作要不要也一起走啊?"

"不了,我晚點在過去,最近總覺得有某個視線在觀察我,我確認安全後再去吧。"

"欸,需要我幫忙嗎?這時候Ai在這裡就好了。"

"還是算了吧,他太鬧騰了,還是在草薙哥那裡好..."

在一豹兩獅的閒聊中,誰都沒注意到的,濃密的草叢中,一雙冰藍的眼眸正注視著他們。

"了見大人,需要我招集同伴處理嗎?"一隻北極狼從樹後出現。

目送遊作一行離開後,了見回過頭對亡靈說:"不用理他,Playmaker不是我們的目標。"

"您...認識他嗎?那隻黑豹?"亡靈沒錯過了見回頭一瞬間的懷念眼神。

"...SOL的情況如何了?"了見明顯不想多談。

亡靈也注意到了見不願多說,開始報告人類動向了,只是悄悄留了個心眼。

確認亡靈離開後,了見開始回憶起剛剛遊作打鬥時發生的對話:

"你們殺了我最好的朋友,死吧!"

"該死的狼,別出現在我的地盤!"

"再讓我發現這裡有你們的氣味,就拿命來吧!"

是嗎...他以為我死了...也是,當時的情況確實危急...

其實了見當時是有打算去找遊作的,只是在安頓下來後,發現遊作已經跟草薙混熟了,在不能理解的憤怒下,本來不打算再理會他了,但還是在巡邏的時候悄悄關注,發現草薙跟其他人類不一樣,至此狼群從不出現在Cafe Nagi附近。

不過最近,遊作的領地越來越大,已經超過當時圈出的範圍了,在聽說有一隻代號叫Playmaker黑豹專挑狼打架後,了見才來看看情況。

當晚,在以Cafe Nagi方圓百里的範圍內,此地悄悄的易了主,奇怪的是,跟其他地區不同,是以外圍方式圈的地,裡面形成一個真空地帶的圓,警告著所有狼不可越界。

2.

"你還要天真到什麼時候!你知道你身後的人類都是些什麼樣的貨色嗎?"渾身是血的白狼衝著前方的黑豹嘶吼著,全身激動完全不在乎身上的傷口。

"...了見,住手吧!人是會變的,不要再傷害他們了。"黑豹也附身重傷,面對白狼也討不了好。

自從知道對方就是兒時玩伴,是心心念念以為已經身亡的白月光,從來都是以利爪對狼的遊作首次把尖牙利爪收起,服貼著耳朵,柔軟的勸說著。

"財前雖然是SOL的狩獵顧問,但是現在都會把抓到的動物悄悄放走或是設置一些完全不能用的陷阱做掩護啊,了見,拜託了,住手吧!"

"......你早晚會因為你的天真而死的Playmaker!"看著黑豹示弱的姿態,本想趁勝追擊的了見,注意到遊作身下一攤血,四肢顫抖著,顯然是以毅力在支撐,眼神暗了暗,撂下狠話,就離開了。

"...了見..."黑豹目送著白狼的離去,身體也漸漸吃不消,緩緩的趴在地上。

"....這就是...漢諾的首領Revolver嗎...."財前晃還沒從剛才戰鬥的震驚中恢復。

"哥、哥哥,我們還活著嗎?"財前葵害怕的從財前晃的懷裡探出頭來。

"啊...是啊,Playmaker救了我們,必須把他送到草薙那裡治療才行!"

"喂!遊作!!遊作你沒事嗎?"遠方傳來了一陣獅吼。

"Soulburner來了!快,我們快把Playmaker搬到Soulburner背上送回去!"

3.

---這是遊作和了見和好後的時間線---

"那隻黑豹到底要賴在這裡到甚麼時候啊。"亡靈看著遠處縮在了見大人肚皮取暖的一坨黑色毛球憤恨的說。

"亡靈你就習慣吧,反正只要他在你是不可能靠近了見大人的,再說,了見大人看著很享受啊....年紀到了啊...孩子都大了。"拜拉欣慰的說著。

"亡靈,你還是可以來跟我們一起取暖的啊。"說著三騎士就把亡靈圍起來互相蹭起來。

就是因為這個才可恨啊!!!亡靈悲憤的在心裡吶喊,可惜自家長輩完全沒GET到。

"遊作,醒了嗎?"了見看著黑豹眨著翠綠的眼眸,從迷糊逐漸到清晰,回憶起兒時的畫面。

那個時候,遊作也常常縮在他身邊取暖,畢竟是屬於熱帶地區的黑豹,在這裡實在太難生存,就算是有實驗帶來的適應性還是太勉強。

可是當時了見體積還太小,並不能完全圈住遊作,所以只能找個樹洞自己堵住出口,靠在遊作身邊,幫他取暖,但現在不同了,他已經成長到可以完全圈住遊作了。

"了見?我們還要去看星塵大道嗎?"遊作打著哈欠,詢問著了見。

聽到聲音,回過神來的了見,看見的就是因為哈欠而水潤的翡翠色,絕不承認自己被萌到了,趕忙回答:"阿、是、是啊,我們要去星光大道才行,不過這裡不順路,需要從東北方繞過去才行。"

"恩?我記得有條近路可以直接從北方上去啊?"遊作歪著頭疑惑著。

"還有我不知道路嗎?那遊作你帶路吧。"我記得那裡是個峭壁啊?了見雖然疑惑但還是相信遊作。

"...遊作....你說的...近路...就是指爬上這個峭壁、嗎?"了見望著遊作三兩下就竄了5公尺高,感到此行前路漫漫。

"對啊,走這裡很快的,了見快上來吧!"說著又跳上了3公尺,望著了見說道。

等、等等?遊作你是不是搞錯了甚麼?我是狼啊!我連樹都不會爬啊!!了見感到絕望。

仔細觀察這個峭壁,好像有一條可以沿著走上去的路,不過著力點還是很小的。

好、好吧....他能做到,沒道理我不能!努力的鼓勵自己,只能上了!

結局就是了見中途腳滑了摔斷一條腿,遊作著急的把他拖去草薙哥那裏治療,並被教育著兩個種族的差別。

4.

最近SOL的動作變大了,感覺森林變的危機四伏,了見感受著四周空氣的流動,覺得有甚麼不好的事要發生了。

心裡的不安越變越大,順著感覺走向前方,漸漸的出現了血腥味,伴隨著鐵鍊和低啞的嘶吼。

這、這味道是...遊作!不管不顧的衝向前方,印入眼簾的是被捕獸夾夾住的遊作,腳掌鮮血淋漓,眼看在這麼下去就要斷了,仔細看遊作的狀態也不太對,眼神迷離身體抽蓄著,旁邊躺著一隻毒蛇屍體,看來是中毒了。

該死!

了見刨著固定捕獸夾的土壤,思索著接下來的行動。

嘶...底下居然是石頭嗎!用爪子和牙齒都沒辦法把鐵鍊扯出來,了見搜索著四周,尋找能用的東西。

有了!叼著樹枝利用槓桿原理,好不容易才把鐵鍊扯斷,叼起毒蛇、扛著遊作直直的往Cafe Nagi狂奔而去。

"太好了,還好及時送回來,在晚一點,毒就要蔓延全身了,太謝謝你了,Revolver。"草薙感激的看著坐在遊作身邊的白狼說道。

"SOL真是太過分了,不僅放了陷阱,居然還在旁邊綁了一條毒蛇!"看著毒蛇屍體上有被繩子綁過的痕跡,草薙憤恨的說著。

了見深深的看了一眼平穩呼吸的遊作,眼神越發冰冷起來。

"Revolver要走了嗎?不等遊作醒來嗎?他看到你一定會很開心的。"草薙疑惑的看著Revolver緩緩的走向門邊。

白狼頓了一下,眼神撇向草薙,看了一眼,就跑出門口。

草薙至今都忘不了那時白狼的眼神,殘酷的令他渾身顫抖著。

了見回到事發地點,查看著周圍的線索。

遊作不會這麼容易就中陷阱,這裡一定有什麼東西妨礙了他的判斷。

突然,腳好像踩到了什麼。

"嗚哇!小遊作!小遊作!救救我啊!我要被吃掉了!"

什麼?!了見小心的湊了過去。

是錄音帶,這聲音...是遊作身邊的那隻小黑豹!

這是針對遊作的行動!憤怒的踩碎錄音帶,了見發出了狼嚎。

低沉悠揚的狼嚎充斥著整個山林間,此起彼伏的狼嚎隨後跟著出現。

其他地方也有類似的陷阱....是要抓回從前的實驗品嗎...

"了見大人!"三騎士和亡靈逐個從草叢中竄出。

"傳下去,計畫提前行動,在今晚太陽升起前,vrains裡不會再出現與Cafe Nagi無關的人類。"

"還有,把還活著的人類集合起來,我要用他們拆陷阱。"

"是!"

隨著狼群的集合,了見也到了SOL的主要營地,周圍圍繞著密密麻麻的狼群,人類光是看到四周全是隨著夜色發光的獸瞳就已經嚇的不敢再有任何動作。

突然的,前方的狼群讓開了一條路,從前方緩慢走過來的,是一隻巨大的白狼。

"你、你是、─ ─ ─!"

今晚注定不平靜。

5.尾聲

"哥哥,你怎麼了啊?最近老是唉聲嘆氣啊?"獵豹仁擔憂的蹭著草薙。

"仁?你在擔心我嗎?謝謝了啊"摸著仁的頭:"最近啊,總是出現一些馴鹿啊、小野牛啦在門口,而且都是腳骨折的狀態,完全不能跑,每次治療完了,放走,隔天又會出現,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草薙顯然苦惱的很。

叩叩!

恩?有人嗎?草薙走向門邊開門。

"怎麼又來?!如果是惡作劇也太過分了吧?"查看面前躺著的馴鹿,草薙心疼的說。

這次跟之前不一樣,這隻馴鹿已經奄奄一息了,身上有著野獸撕咬的痕跡。

突然,一個巨大的黑影壟罩著草薙...

真是夠了!為什麼每次我都能看到昨天放到Cafe Nagi前的獵物隔天活蹦亂跳的出現在我面前?虧我想讓遊作吃到新鮮的食物,都刻意不直接殺死欸!

在草叢裡窺視著Cafe Nagi的了見這麼想著。

啥?那個人類在做甚麼?他為甚麼要治療我給遊作的食物??了見震驚了。

看來只有一個辦法了。

在抓了隻馴鹿後...

看著面前僵硬著身體緩慢抬頭的草薙,了見低下頭,發出低吼,腳爪採著馴鹿的脖子。

喀、喀─!

瞬間,草薙覺得自己的脖子微微發涼,彷彿下一秒,自己的脖子也要被白狼踩碎。

白狼嘶了一口肉吃掉,頭撇了撇屋內。

看著草薙瞬間明白了的表情,了見轉過身,踏著優雅的步伐走了。

所、所以...這是要給遊作的食物嗎??....拜託別再來了,別再把受傷的動物丟過來了啊!我是個獸醫啊!!!草薙頓時欲哭無淚。

屋內火爐旁

"遊作你傷好些了嗎?"仁躺在遊作的身側問著。

"恩,好多了。"蓋著毛毯的遊作說著。

"有我看著小遊作,沒問題的啦!"從毛毯裡鑽出一隻小黑豹。

"你也就這點用處了。"

"甚麼麻,好過分!"

靜靜聽著同伴的交談聲,遊作突然的像是發現了甚麼,往窗外看,看見草叢中,漸漸遠去的白毛,微微的笑了。

了見OS:別再治療我的獵物了!

草薙OS:別再把受傷的動物扔在我家門口了!

====

非常多的(無用)補充說明:

遊作對於人類叫他的名子,只有喊Playmaker時會回頭看看一下,如果是隨著草薙叫"遊作",他是不會理你的,只有草薙這麼叫時會得到回應。

雖然整個vrains都可以說是了見的領地,不過他經常活動的範圍並沒有在Cafe Nagi附近,所以文中才會說是易主。

這裡的星塵大道是指北極光,遊作和了見本來想去vrains最高的山上觀賞的,結果……

葵本來是動物攝影學者,跟著晃來到vrains拍攝的,晃雖然是狩獵顧問,可是現在已經不幹這行了,非常看不慣SOL,常常幹著陰奉陽違事。

GG和BS都是動物行為學者,來到vrains專門研究此地的動物,尤其GG十分讚賞Playmaker,有一陣子一直在追蹤。

遊作曾經無意識救過GG,當時遊作在一顆大石頭上睡午覺,聽到附近有狼的嘶吼聲,馬上起來憑著自身團團包圍5隻灰狼,利用地形優勢,取得勝利,中間完全沒注意旁邊有個人類跌坐在地。

GO是一隻很特別大棕熊,會收養不同動物的孤兒,因為孩子們崇拜Playmaker矯健的身姿而吃味,向Playmaker發起挑戰,但是被打敗了,自覺丟臉的GO生著悶氣,在孩子們的安慰下還是平靜了點,但是以後看Playmaker總是沒好臉色。

伊格尼斯都是6小孩的年幼體或是說縮小版,當初SOL發布記者會也是因為研究出了完全的基因進化版,不過那時候伊格尼斯都還是胚胎狀態,具體參考侏儸紀吧(?)

伊格尼斯會跑出來,也和了見有關,當時了見率領狼群切斷研究所的電,製造混亂,陰錯陽差之下,伊格尼斯全都逃走了。

了見會知道Ai是因為那一段話剛好是對著他說的,大概是附近有沒發現的監視器剛好有錄到;那時候Ai和遊作吵架,自己跑出去,剛好遇到了見,而了見看到小黑豹莫名有種不爽的情緒,只是想嚇嚇他,衝著低吼了幾聲,然後遊作就突然衝出來,直接跳上了見的背開咬。

遊作和了見的第一次架其實是往死裡打的(原因是上面那個),文中是打第二次,打到一半才發現了見的身分(大概就像原著吧)

遊作沒認出了見的味道是因為他沒見過三騎士,而了見以前的味道都被覆蓋過去了。

了見並不常嚎叫,怕被遊作認出來,因為他的聲音在狼裡面算是很特別的。

尾聲中,給遊作的食物,其實是了見第一次打的,雖然被草薙治好了,最後的馴鹿是第三次打的。

在vrains中,監視器是最沒用的,因為不管放在哪裡,總會被破壞掉,最高紀錄,就是放在樹上,也會莫名被石頭打下來。

PS.仿生動物攝影機也沒用,馬上就被識破了。

了見知道人類的攝影機會拍下森林裡的一切,所以專門教了狼群如何破壞掉,對於處在樹上的攝影機,了見找了幾個小石頭利用尾巴把碎石當子彈,把攝影機射下來,Revolver這個代號也是以此得名。

從此以後vrains的動物多了一項娛樂活動(X),而漢諾(這裡指的是了見+三騎士和亡靈的小族群)VS Cafe Nagi,總是大貓們獲勝,畢竟大貓細長的尾巴可以打出爆擊傷害。

在對峙的途中,有一段僵持期,因為監視器不能用,所以SOL每次進入森林總會帶特別多的槍械,這讓了見有所忌憚,所以只是先徵查信息和暗中破壞各種設施,一邊暗自計畫著行動,打破這時期的就是因為遊作受了重傷。

---

大概就這些了,如果有好奇其他一些細節的話也可以在評論詢問。(大概沒有吧?笑)

PS.劇情太快我也沒辦法(聳肩)

動物世界-設定

(北美灰狼)白狼了X(非洲豹)黑豹作

屬於自嗨產物,邏輯混亂,不要在乎裡面動物怎麼完全沒有地區限制,非常迪士尼,就是些片段。

------

6小孩是被盜獵者偷運到SOL做生物實驗,都是屬於凶猛肉食動物。

SOL是打著生態保育&動物行為研究實則做生物實驗和盜獵的公司。

鴻上聖是SOL從出生起就開始研究的實驗動物,所以比一般狼聰明,而了見是在母親的狼群中長大,鴻上聖雖然是狼群領袖,但實際上在SOL和狼群兩邊跑,了見有時候會偷偷跟上去,也是在這時候與遊作認識。

了見因為是實驗動物二代,所以非常聰明,懂得避開人類和監視器,在一次去SOL的遊玩中,聽到了遊作痛苦的哭聲,此後每天都會去看遊作鼓勵他,但隨著遊作越來越虛弱,一直在想辦法如何拯救他,終於在一次SOL召開記者會的時候,機會來了。

引導記者發覺SOL不為人知的黑暗真面目,在爆發真相的同時,利用人多作為掩護,釋放了6小孩,在帶領6小孩逃跑的過程中遇到了鴻上聖和其一起行動的研究人員們,在混亂中,鴻上聖幫了見擋了一槍當場死亡。

逃出後,6小孩各自分散,除了遊作,他想留下來陪了見,跟了見一起生活,了見因為父親的事變得非常憎恨人類,對於遊作,心裡其實也有點疙瘩在。

了見和遊作在狼群生活了一陣子,因為了見是首領的孩子,所以破例讓是黑豹的遊作待在狼群裡,但因為SOL對狼群的迫害加上當時因不見鴻上聖而想搶奪首領之位而躁動的狼群的原因,這裡已經不在安全了,所以了見想盡辦法想把遊作趕走。

在了見母親死後,狼群爆發了,在新狼領袖想把了見殺掉的追逐過程中,遊作抓瞎了成年狼的眼睛,但也因為在成年狼吃痛的掙扎中不慎被撞到,昏迷了。

了見趁這時後叼著遊作跑走了,但也知道在這樣下去肯定兩人都會死,所以把遊作藏到樹洞裡面自己跑掉了,遊作在期間迷糊的看到了狼群追逐著了見留下的腳印的畫面,所以他以為了見死了,從此以後都恨死狼了,在成長的過程中,只要看到狼,不管是不是在散步或是狩獵,一定拋下正事,轉過去打狼,雖然從沒打死過,不過半殘肯定有。(doge臉

這裡要說了,遊作的實力可以說跨越了種族,與體型,是個開掛的存在,整體在這座vrains地區裡面可是第一的(因為實驗),在亞成年體的時候就可以幹翻4隻比他體型要大的成年狼(三騎士+亡靈)

遊作獨自生活了1年,在一次盜獵者的陷阱中深受重傷,被草薙撿回去,草薙也是因為仁這個從小一起長大,親如兄弟般的存在被SOL綁走而憎恨著SOL的人,是獸醫世家,家裡開了動物園,在vrains地區裡經營野生動物保護處兼熱狗店...眾人表示在深山老林裡面居然存在著這種文明世界的東西表示不解,具本人說法,開熱狗店是他的夢想而給動物吃也算是圓了這個夢想了;草薙也在這裡照顧著仁和其他受到SOL迫害的動物,不過只有仁是長期住在這的,其他動物傷好了都會野放。

在草薙的照顧中,遊作也從剛開始的警惕漸漸的接受了草薙這個人類,心情好的時候甚至會主動蹭蹭舔舔,而草薙對於遊作偶爾出現的狼習性表示不解,遊作因為小時候在狼群生活,以為自己是隻狼,所以常常因為這個而搞不懂遊作在想什麼。

在試吃熱狗時,草薙OS:遊作啊!你甩尾巴到底是開心還是不開心啊!!給個準吧(哭)

這個情形在與仁和尊這兩隻貓科動物的相處中逐漸恢復。

說回了見,在了見快被追上時,三騎士出現保護了他,三騎士是與鴻上聖同一批出產的實驗動物,之後了見就跟著三騎士生活,而了見憎恨著人類,想要把人類趕出vrains地區,所以常常潛入人類出沒的地方,還有SOL公司;觀察人類,甚至研究了人類的陷阱,把整個地區的陷阱位置都爛熟於心,在某次的徵查中,發現因為飢餓而奄奄一息的北極狼亡靈,知道他是6小孩之一就把他撿回去了。

了見熱衷於驅趕人類,所以從來沒有參與過狩獵,都是靠三騎士和亡靈投餵(X),終於,在知道想要趕走人類光憑自己的力量是不夠的,所以轉去征服其他的狼群,當然,剛開始的時候其實是瞞著三騎士的,只有亡靈有跟去(都是同齡狼嘛)

在把附近的狼群都統一了後,三騎士也發現了了見的行動,並表示這個數量不太夠,我們應該要把整個vrains地區的狼都集合起來才對!所以之後一陣子整個vrains地區的狼群都不太平。

統一了之後了見也成了整個vrains地區的狼王,而這時候他甚至都還沒成年!

而了見因為兒時的關系,也不喜歡跟陌生狼生活,所以一直都是以三騎士和亡靈一起為主的活動,只有需要的時候才會召喚族群。

幾年後,外面的人類也知道了,在vrains中,絕對不要招惹狼,他們比其他地區的狼還要團結強大,在之中率領的,是一隻非常美麗的白狼,擁有冰藍的眼眸,右肩上有個紅色的三角記號。

人們把這群狼取名為漢諾狼群。


=======

怎麼感覺光設定就好多喔,剩下其他段子有空再寫吧~~


79衍生腦洞2

---登入室---

遊作疲憊的倚著牆,思考著剛剛Revolver剛剛說的話,回憶著他當時的表情和眼神,表面上雖然暴怒著,但是給遊作感覺他想說的不只是這些,裡面有著某種...他看不明白的情緒。

"吶吶,小遊作,我從沒看那個Revolver這麼生氣的樣子欸.....你真的要跟他一起行動嗎...他可是要消滅我們、消滅電子宙欸"Ai擔憂的說著。

"我不知道...總之。我們先出去吧"

"遊作!你沒事嗎?"草雉看到遊作走出來後擔心的問。

"遊作我看到你登出就跟著走了,Revolver沒有為難你吧?"

"他叫我在外面等著,他要過來。"

"蛤?他過來要做甚麼?"

"...我也不清楚..."

"那我們還是先休息一下吧,不過啊,遊作,你剛剛真的是太莽撞了,要不是有保護程序在...我不希望你也像仁一樣..."草雉帶著責備,擔憂的勸說著。

"我知道了,我下次會注意的。"

"總之,沒事就好啦!哇阿,我終於可以看到Revolver本人了嗎!,好期待啊!你說是吧?不靈夢?"

"恩...漢諾的首領嗎?的確很好奇啊"

在等待期間,就這樣在這和平的交流中流逝,漸漸的太陽緩慢升起,在遠處,一個人影正快速的奔過來。

"啊!來了來了!咦?他該不會一邊跑一邊再寫程序吧?"Ai看著前方在決鬥盤投影的屏幕上輸入著甚麼的Revolver說。

"草雉先生請允許我使用你們的電腦設備"微微喘著氣的鴻上了見這麼說。

"喔、喔,沒問題。進來吧。"說著便把鴻上了見帶進去。

"Revolver,我"

"閉嘴!這裡輪不到你說話!"

難得帶著包的鴻上了見顯然不想跟游作說話,只是把一些硬碟拿出來。

"你..你這是?"看著尷尬的氣氛,草雉試圖找話題。

"...哇啊...Revolver好可怕..."尊小聲的跟不靈夢交談著。

"我需要更新你們設備,以防Lighting的襲擊。"

"這、這是?你要給我們漢諾的全網監視器使用權?"

"還有這個。"鴻上了見拿出一張磁碟卡"這是我剛剛寫的,是防止強制登入的補丁。"

雖然鴻上了見一直盯著螢幕,但遊作知道這是對著他說的。

"恩...知道了。"說著就直接插入了決鬥盤。

"行了"鴻上了見起身對著草雉說"我必須帶Playmaker走。"

"呃??啥?"

"我需要把伊格尼斯算法交給他。"

"可、可是,我也可以..."草雉試圖說服。

"伊格尼斯算法是我父親的畢生心血,我不會讓他外流,這次只是個特例而已。"說完不等草雉有反應的時間,直接抓個遊作的手腕就走。

"草雉哥,讓他把遊作帶走真的沒問題嗎?"尊很是擔憂

"嘛...Revolver是不會傷害遊作的,只要確定這點就好了。"看著走遠的兩人,草雉這麼說。

"對了,尊,太陽都已經升起了,你也該回家休息了吧"

"啊是啊,那下次再見了。"

"...Revolver.."遊作猶豫的看著了見,決鬥盤裡的Ai已經嚇到縮起來不知道去哪了,獨留遊作一個人面對暴怒的對方。

"...Revo、呃..痛、手..."

了見愣了一下,放鬆著手的力道,但還是保持著對方掙脫不開的力氣。

"....."遊作靜靜的看著了見,突然也不知道該說甚麼了。

嗯...這是..?感受到了見的手在微微發抖,慢慢的思緒清晰了起來。

"...Re、"

"閉嘴!你知道你剛剛幹了什麼嗎?你差點就死了!"了見生氣的回過頭說著。

"你、你幹什麼?!"看著遊作什麼都不說就直接撲過來,了見驚訝的接住了他。

"我還活著,我還活著啊!...了見。"

"....什、"了見吃驚了一下,隨後眼神暗了下來,緊緊的把遊作抱住。

"...我以為...我要失去你了..."

"...我沒有這麼脆弱。"遊作悶悶的說。

"哼,就算你的實力在我之上,你面對那些陰謀也有如小孩子一樣脆弱不堪"

"...唔"

"好了,我們走吧。"稍微調侃一下,了見語氣輕柔的說著主動牽起遊作的手。

"恩!"

---海景房---

".....基本的理論就是這、嗯?"感受到肩膀的重量,了見撇過頭,看見眼下泛著烏黑的遊作沉沉的睡著。

"哼,也是...熬了一天又發生了這些事,會累也是當然的。"了見眼神溫柔的看向遊作。

輕輕的把遊作抱起來,放到自己的床上,坐在床邊,默默的看著對方。

"我不會...再讓你受到傷害的,遊作。"理了理遮住眼睛的瀏海,牽起遊作的手,輕輕的吻了一下。

走回電腦桌邊,看向遊作的決鬥盤"暗之伊格尼斯。"

四周安靜了2秒,隨著了見眼神越來越冰冷,氣溫彷彿也下降了幾度。

"...在、在!"Ai懨懨的露出半顆腦袋,手扒著決鬥盤邊緣。

"我知道你沒什麼用,不過好歹也是個伊格尼斯,普通的數據集合也做得到吧?....Ai。"

"這點小事我當然、...你、你叫我什麼?"Ai吃驚了一下。

"不要誤會了,雖然你是伊格尼斯,但我目前首要摧毀的只有光和風之伊格尼斯而已。"

Ai默默的看著對方,彷彿明白了甚麼。

而在床上沉沉睡著的遊作彷彿做了甚麼好夢般,微微笑了一下。


番外  Aqua與Revolver

在第一次全體合作中

"你就是Revolver了吧?"

"水之伊格尼斯嗎。"

"我想謝謝你,謝謝你救了美優。"

"欸、Aqua你再說什麼?怎麼回事啊?"BM

"如果不是漢諾提早發現,美優可能就要步上Windy的原型的後塵了...而且,我在尋找美優的過程中,還發現了有人在幫美優處理醫院手續,還附了醫藥費。"

"真的嗎?"

"哼,這只是我們該做的,畢竟是由於我們的錯誤導致了這起事件。"Revolver的眼神暗了暗。

"欸~沒想到Revolver還是這種人啊...這種人居然是啟動了漢諾塔的人...真是不敢相信。"GG看著遠處Revolver和Playmaker交談著。

"我從來沒有過Playmaker有這種表情過啊...."

"而且Playmaker給人感覺都經鬆了不少,沒有在跟之前一樣緊繃,總是像在忍著甚麼的感覺啊!"

"啊啊...真是太好了呢!Playmaker。"

79集衍生腦洞

"Revolver大人,這個空間就要塌陷了,我們還是盡快登出吧?"


"哼,該說不愧是伊格尼斯嗎,就算平手了,也還是想把我們喪在這個啊,走..."


"等等!Lighting把草雉哥的弟弟還給我!"Revolver看著遊作朝Lighting跑去,不管四周坍塌的空間,著急的奔去想要攔住對方。


"嘖!你很煩啊Playmaker!"Lighting煩不勝煩說著就送了一道閃電過去。


"...什?"


"那個笨蛋!"驚訝於Playmaker就這麼莽撞的衝過去,Revolver這才反應過來啟動著自己的瞬移程序"該死!來不及了!"


"Playmaker!"面對帶著破壞程序的閃電,來不及阻止的同伴們只能看著Playmaker被逐漸吞噬。


"呵呵...Playmaker你就在這坍塌的空間中當第一個犧牲.....甚麼?"


不敢置性的看著前方煙霧消散後,Playmaker完好無損的站在那,而在他的半徑1公尺內,出現了帶著四個圈圖案的保護罩保護著Playmaker。


"那個標誌,你居然跟Revolver聯手了?!"


"伊格尼斯!"


天空降下無數支黑色長矛對準著Lighting,隨後Revolver就出現在遊作面前,帶著保護的姿態遮住Lighting過於凶惡的目光。


"可惡!情況不力,只能先離開了"憤恨的看著Revolver,Lighting帶著草雉仁離開了。


"Playmaker你沒事嗎?"說著同伴們就著急的把遊作圍了起來


"...不...我沒事..."面對著同伴,遊作明顯注意力不在這,只是表情猶豫的看著Revolver。


Revolver回過頭,表情可以說是遊作從來沒有見過的兇惡


遊作看著對方緩慢走過來,甚至把隔著兩人之間的SoulBurner直接推開,憤怒的扯著自己的領子破口大罵。


"你這傢伙!要不是有我的保護程序,你知道你已經死了嗎?現在Lighting已經知道了你受我的保護,他會把攻擊轉向你!你的團隊沒有漢諾強大,在這場戰爭中你的空隙是最好找的,你到底知不知道你的行為有多危險!"


遊作顯然已經傻住了。


"喂喂!雖然Playmaker是莽撞了點,可是也不用這麼兇啊,還有!你是誰啊!?!?"Blue Maiden想幫Playmaker說話。


"嘛嘛...算了啦..."SoulBurner扯著Blue Maiden的手臂,帶著Ghost Girl遠離戰火。




"...我...我只是想幫助草雉哥...把他的弟弟帶回..."


"夠了!"


"從現在開始你得跟我一起行動,還有你需要學會完整的伊格尼斯算法自保才行!"


"....什麼?"


沒有理會遊作不敢置性的目光,Revolver從最初的憤怒,轉變為失去遊作的後怕,雖然表情看不出來,但腦內瘋狂運轉著計畫123


"....不行!你現在就給我登出!離電腦遠點,他們有可能也會強制你登入,在外面給我安靜坐著等我過來知道嗎!"說著直接扯著遊作的決鬥盤按下登出鍵。


"???"




天才黑客*2 get


漢諾專屬熱狗車 get  


(不是




番外 關於更新資訊


"嘛嘛...算了啦..."SoulBurner扯著Blue Maiden的手臂,帶著Ghost Girl遠離戰火。


"等、等等??你要拉我去哪?你就任他這樣對Playmaker嗎?"


"啊...我還是第一次看到Playmaker這種表情啊....他有這麼弱勢的時候嗎?對方究竟是何方神聖呢?SoulBurner你是知道的吧?"


"那個是Revolver啦"


"???那不是很不妙嗎???""Revolver不是敵人嗎?為甚麼要救Playmaker?""他們關西怎麼好像不一樣了??"


"啊!那個啊...妳們是知道Playmaker除了想要向漢諾復仇之外還想救出當時給予他勇氣的朋友的吧?"


"是啊...欸!!等、等等?你的意思是??"


"沒錯,事情是這樣的...."幫著大家補番中。




"他們的關系居然這麼複雜嗎..."GG思索著。


"那這樣可以讓Revolver加入我們不是嗎?"BM高興的說著。


"不...我想他是不會這樣做的..."


"...不過...Revolver既然有保護程序,為什麼當初找Blood Shepherd不給他呢?只是口頭警告有連接魔法...."


"....Revolver不是這種角色吧?"


"可是他既然給了Playmaker...SoulBurner你也有嗎?既然你也是當初事件的...?"


"不,我可沒有啊...我的還是Playmaker給的..."


"...看來只有Playmaker是特別的嗎...."


領導面罩真難畫……果斷跳過有空再來…

第一天

[REVOLVER!]

[被敵人逃掉了啊]

[這就當是慰問品吧]

[活下來吧,在這場戰鬥中]

第三天

[地之伊格尼斯被SOL反編譯了]

[?]

[厄斯他?]

[麻,你們也多加小心點吧]

第五天

[...嗚....小遊作不要讓我跟這個壞蛋獨處啦!!!]

[哼,我已經說過我們現在是友軍了,我不會反悔的,除非...]

[..嗚嗚哇嗚!!] (縮)

[....Revolver]

[安靜點吧Playmaker,做好你的事,上次我可是吃了焦掉的熱狗啊,難怪你看店的時候都沒甚麼客人]

[.....唔] (認真)

[你這傢伙!小遊作可是在幫你做熱狗欸!你還這麼囂張!我都吃不到啊啊啊啊]

(瞪)  

[嗚...](縮)

第七天

[...這就是伊格尼斯算法了]

[喔喔喔!!厄斯在逐漸恢復了!!!]

[...] (專注寫代碼)

第十天

[說了多少次不要吃熱狗紙!]

[...唔]

[哈哈!小遊作你也有今天!]

第十二天

[哇啊~這個視野比上次還要好欸!好美啊!]

[啊...]

第??天  -隔天

[我們....是朋友了嗎?]

[不]

(失落)

[是伴侶關係]


我只是想看他墊腳扒著熱狗車而已………
最後1p是我非常想看的事了
初中作真的太小一隻了啊 想叼著奶貓…

聽說下集要講如何得到電子界卡組
看預告有決鬥盤殘骸還有地底迷宮
總讓我感覺這是在刷霸王吧XD
一個決鬥盤填火山 一個填迷宮
而且在第一集也說過 漢諾有狩獵電子界卡組 這不就是要拯救決鬥怪獸嗎(物理)(笑

再來 看標題 感覺palymaker這個名字是有意義的(?)而不單純是遊作的英文名字吧 總之期待下集

在微博看到把兜帽都拉到臉上的2人 就突然想到怪誕小鎮mabel的毛衣城
*草稿流注意

雖然拖了很久,不過這是還沒看過47集的了見入隊後超想看的畫面,只要有人懟了見,我想以游作的個性是絕對不會放過他的吧?畢竟是白月光啊2333

以下


圖懶的畫了,以下是腦洞ooc是當然了

[playmaker你忘了前面發生的事了嗎!!]

面對眾人憤怒的發言,看著臉色越來越黑的游作,了見覺得有必要作出解釋

[...關ㄩˊ]

[閉嘴!我沒有問你們的意見!防火牆龍直接攻擊!把對方彈回手卡(強制登出)!]

[啊!!!!]

[...等等?!你這樣對你的朋友真的好嗎?!]雖然知道playmaker的個性,但這樣打自己人真的好嗎?

[...了見。]

[怎、怎麼?]

[我們去吃草雉哥的熱狗吧。]說完牽著了見的手一起登出了

----------

[呀!鴻上小哥,別客氣啊,你是弟弟和游作的救命恩人,勁量吃吧!放心吧,我已經把他們的帳號黑掉了,就算是GG也要3天才解的開啊!]

面對拿著夾子笑得開心的草雉先生和坐在對面雖然面無表情但眼睛亮晶晶的游作,了見想著[嘛...這樣也不錯]也開心的吃起了熱狗



----

我相信未來防火牆還是會出場的!別擔心你是我心目中的王牌啊!!以後游作肯定會去電子宙世界騎龍的!(不) 

還有既然都已經是網路世界了,彈回手卡這個效果不是就跟強制登出一樣了嗎2333